第12章 小奶狗



    司献春狂跳的心脏渐渐平复,然后他再一次抬起眼,看向了顾蜜如。

    浅蓝色的眼睛,眼眶一圈泛上了红,像日落月升的时候,太阳和月亮重合在一起的时候的天空。

    余蓝未尽,暖色弥漫。

    他贴在床边上面,脊背笔直,不再含胸驼背,也不再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他看着顾蜜如,神情堪称平静,也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为什么这样?”司献春见顾蜜如退开了一些,压迫感更少了,他便不自觉腰部又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是生长在后宅的富家少爷,虽然因为怪病,君子六艺没能学全。但他的仪态其实根本不用顾蜜如来教。

    看他骂人都只会“不得好死”就知道了。他那死去的母亲,从没对他丧失过希望。

    此刻他脊背挺直,下颚微抬,他看同样坐在床上的顾蜜如,视角甚至是微微向下的。

    这才对。

    他本身就比顾蜜如高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突然这样?”司献春实在不解。

    他冥思苦想了许久,也想不通顾蜜如为什么突然改变。

    顾蜜如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因为满意他的仪态恢复,对他道:“你这样见你妹妹,她才会真的相信你会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钱啊。”顾蜜如说:“你们司家家大业大,你回去一趟,最次也能要个像永泰药堂那样的铺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顾蜜如说:“我说了,日子过得太紧巴了。我们总不能一直坐吃山空,我可是司家少奶奶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话,本该十足十的市侩尖酸,但是顾蜜如懒得去做那副姿态。便无论说什么,都是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她本身做什么事情都一副成竹在胸的范儿,这幅“骄矜”模样,仿佛司家给她上供一些东西,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司献春抿紧了唇。

    他想说不会给的。

    司家什么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但是司献春最终也还是没有说。而是微微垂下头,沉默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,怕好容易才好一些的一切,重新变回原样,变得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他虽然此刻依旧脊背笔挺地和顾蜜如对坐,但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放松紧紧抓着的被子。

    他手中现在能够抓住的,就只有这一床作为“保护伞”的被子。

    顾蜜如觉得今天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不急,都慢慢来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寿命正在倒计时,而她自从穿越以来,还一个积分都没有赚到。

    但顾蜜如很镇静,连她脑中的系统对于这种事情都习以为常,它已经见过了太多次宿主生死时速了。

    顾蜜如起身,也没有再问司献春任何话。径直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顾蜜如一走,司献春彻底放松。

    他抬起眼,看向了顾蜜如消失的方向许久。才重新垂下视线,拉起被子,躺下了。

    一躺下,他才发现,真得好累。他的身体恢复的不可谓不快,但是和顾蜜如在一起,对话,对视,他精神高度紧张。

    一放松,他直接累瘫了。

    顾蜜如则是去了原角色的屋子,又搜罗了一些能卖的东西,各种各样招摇的衣裙。

    顾蜜如身上穿的是系统替换角色数据的时候,贴合这个世界的背景和人物性格,自动生成的。这衣服不会脏,也不需要洗。

    但是不能总穿这一件……

    当然系统也可以生成其他样式的,但是顾蜜如喜欢穿真的衣服,用真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到了一个世界,就算知道这世界是小说,知道剧情走向,也会认真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那样顾蜜如才会觉得,自己是活着的。

    于是她趁着天色还早,抱着好几包衣服,还让翠莲找了个除雪的推车,把那些花枝招展布料上乘的衣物都拿去了成衣铺子。

    她去和成衣铺子老板娘谈了一笔生意。

    “不卖给你,都是很新的。洗一洗烫一烫,你卖出一件,无论多高价,咱们对半分。”

    成衣铺老板娘也是个很精明的女人,五十几岁,姓岳。丈夫是个裁缝,不管事儿,只管做衣服,街里街坊的称她为岳大娘。

    最开始岳大娘一听顾蜜如说的,不干,但是她不干,顾蜜如也不干。

    顾蜜如说:“你不愿意算了,那我赶上市集的时候,自己摆摊卖,一半的价钱肯定也是能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蜜如就是懒得自己摆摊,她在这新阳镇的风评很差,相好的太多。她怕当街被哪个家中的厉害婆娘,给撕了衣服多难看?

    可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像徐揽翠那么明事理,知道出轨的男方责任最大。毕竟他们要是不动,女子还能把他们拴上自己坐上去不成?

    成衣店岳大娘见顾蜜如不好骗,立刻就改口了,“成吧成吧,我就帮帮你,看你可怜……这是最新相好的没给钱?都穷得卖衣服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