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小奶狗

    【本次任务等级为c。救赎对象为该世界炮灰男配。是女主角被锁链锁住,活活饿死的白发哥哥。】

    【重要提示,宿主积分仅存36000,可兑换生命时长为任务世界36天。触发支线任务和初步改变攻略对象自毁值,可得积分奖励。请宿主积极做任务,珍爱生命,远离懒惰。】

    【救赎组的任务,是让任务目标心中的自毁值消散。完成他们的心愿,辅助世界打出he结局。】

    系统冰冷的机械音,三百六十度在顾蜜如脑中循环播放。

    还剩36天寿命了啊……

    顾蜜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在冰天雪地的寒风之中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白雾随着她的呼吸吹出老远,她一身单薄的衣裙,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寒冷。

    她站在一轮冷月之下,仿如一朵开在寒冬腊月的夏花。因为反季节而给人感觉妖异。

    倒计时的寿命,都没能激起她多少情绪。

    顾蜜如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仿佛一切都胜券在握。每一次系统觉得她要死了的时候,她都会挣扎一下。超前完成任务,然后把命续上。

    因此系统跟她磕磕绊绊,过到如今,已经彻底被她给磨得没有脾气了。

    顾蜜如伸伸胳膊伸伸腿。然后又抻了个懒腰,慢吞吞的朝着前面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一间破旧荒废的屋子里,锁链从黑暗之处延伸出来,束缚在一双赤.裸脏污的双足之上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这双脚的主人不光连双鞋都没有,甚至连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就披着一块儿勉强能盖住一半身体的烂布。小腿冻成一种乌青的颜色。整个人埋在一堆烂棉花破稻草里面。

    乍一看,只能看到屁股找不到脑袋。

    但离奇的是这个人在这数九寒天的时节,待在这四面漏风的屋子里面,衣不蔽体,他竟然没有发抖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像死了。

    顾蜜如被眼前这任务对象,给惨得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顾蜜如问出声:“他是不是死了?”

    【没死,只是冻昏过去了。】系统说。

    这任务对象像一只被撵到绝境之后,一脑袋扎进雪堆里的野鸡。

    顾头不顾腚。

    顾蜜如看了这个半死不活的金贵少爷一会儿,慢吞吞走上前,在他面前蹲下。

    抓着他脚脚上连着的锁链晃了晃,还挺粗。

    顾蜜如手在束着脚的铁圈上转了一圈,准备找东西开锁,很快又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她发现这锁链是焊死在脚踝上的,根本就没有锁孔。而且铁圈有一部分已经嵌入了脚踝。

    顾蜜如蹲在任务对象的面前,想起了她从系统空间出来之前,看到的这个世界的背景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要拯救的对象,是一个罹患了白化病的古代贵公子。

    这个病,在现代不算什么太大的病。保养好了,甚至都不影响寿命。

    但在古代,这就是妥妥的异类。是怪胎,是要被弄死的“妖怪”。

    这位公子因为出身大户人家,年轻貌美的母亲一力保他,才没被悄悄弄死。

    可是年轻貌美的母亲也有红颜老去,色衰爱驰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油尽灯枯之前,给这位公子娶了个老婆。想送他走上别人也有的人生正途。

    又怕留在深宅大院的被其他几房欺辱,就掏空了所有,让他分家出去单过。

    富家公子的妻子娶的倒也貌美如花。毕竟公子分家拿了不少钱,就算他长得“怪”,愿意嫁的人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但公子的这位老婆,却是那种出墙的红杏花儿。

    公子被养在后宅不见人,家中连个启蒙先生都不给找,不谙世事的像朵小白花。什么都不懂,成婚没几天,母亲死了。

    杏花儿老婆就出了墙。

    这倒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公子自己都不在乎,他整天就知道躲屋子里,拿把小刻刀,雕刻他死去的母亲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位杏花儿老婆心思很是歹毒。红杏出墙追求刺激就算了。她因为自己丈夫的病症,煽动村里的百姓,好悬没把她的丈夫给直接活烤了。

    目的当然是为了独霸家产。

    好在这公子还有点背景。那大户人家虽然嫌弃自己出了个“怪胎儿子”,尽了人事儿,给他娶了亲后就不理了。

    却是不允许儿子被愚民说成“妖怪”,大张旗鼓给烧了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不让烧,不是这人家对这个白毛儿子还有什么情分。

    而是不能让他死得名声不好,辱没门庭。

    因此这大户人家派了个狗奴才下来调停。最后收了银钱“顺应民心”。伙同出墙的红杏儿夫人,把这个少爷当成猪狗一样锁起来。

    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被发配到了这个不能选身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