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缘书屋 > 历史军事 > 东京泡沫人生 > 401,我难道不能和女孩子出去约会吗?

401,我难道不能和女孩子出去约会吗?

    这两天随着气温的上升,人的情绪似乎也高昂起来。

    总之现在铃兰高中的这些年轻人们,每天拍戏的时候,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而且平时的时候也是一个个凶神恶煞、脾气火爆、一点就燃的模样~

    说实话,这和现实世界的不良不大一样,更准确的形容词是——暴徒!

    现实的不良们,好歹遇到会吃亏的场景会跑,休息的时候也会放松找乐子。

    哪里像是这个片场中的家伙们,就算休息的时候,嘴里还是不停说着:“八嘎呀咯、可诺呀喽!”

    眼神还特别挑衅,似乎看到谁不爽了就要上去给他一拳的样子,而且绝对不会逃跑!

    是的,一群随时要去跟人干架的暴徒!

    昨天拍摄了一整天,今天上午又继续拍了一个上午,

    大中午的时候,剧组也要稍微避一避着头上的烈日,全员都在教学楼,或者树荫下休息。

    永山直树看到校园铁丝围栏的外面,一群不上课的小孩子正缩头缩脑的看着校园里的演员休息的样子,心里不禁有些头痛,

    “修一桑.你看这群家伙”

    永山直树指着那群家伙的现在的模样,“就算中场休息,现在也满嘴脏话,流里流气的样子.等拍摄结束后他们要怎么办啊!真的加入极道吗?

    对外面那群偷看的孩子也是不好的榜样啊!”

    伊堂修一白了他一眼:“你以为这都是谁的罪啊!”

    “欸?难道怪我?”永山直树睁大了眼睛,非常无辜的说道,“我可从没有没在他们面前骂脏话!况且有些脏话我都说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你,而是另一个永山家的!”

    永山直树看向片场的堂哥永山枫,看着他一会儿在这一边,一会儿又到了另一堆人那里,不时拍拍小青年的肩膀,偶尔还会笑骂一两句,惹得所有人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那个大哥,都快成了所有人的大哥了!”伊堂修一摇头,“我都怀疑,最后那一场打戏,如果真田广之要打败永山枫的话,其他人到底会帮谁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枫大哥收小弟是有一手的,身为永山组的继承人,也是有一定的人格魅力的!”总之,糊弄一下这群未成年的小年轻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总之不要拍摄结束之后,这些艺人全部要移籍就好,艺能界多出一个极道事务所~”伊堂修一无奈的笑了一下,“那样的话,说不定会引起暴动的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怎么可能~”看着永山枫和那群小伙子相处得越来越开心,直树导演的笑声越来越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修一桑,下一场是教学楼的收服班级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嗨,一个是新人去挑战芹泽多摩雄,一个是泷谷源治去收服e班老大田村忠太~”伊堂修一看了一眼拍摄流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有两场啊.”永山直树看了眼时间,“修一桑,可能我只能帮忙指导其中一场了~剩下的一场要你独自一人来了~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人导演,伊堂修一倒是没什么问题,不过:“哦?直树桑有事吗?”

    永山直树举手遮住眼前,看了看天色,今天肯定不会下雨了:“嗯,要回去东京一趟,和人约好了~”

    伊堂修一随口问了一句:“哦?是尾崎丰的唱片好了吗?演唱会什么时候开?”

    最近树友映画里除了电影,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伊堂修一眉头一皱:“哦?难道是大友桑那边又有什么问题,那个菊地悦郎又出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.也不是他俩!”

    伊堂修一更加疑惑了:“那是直树桑的发行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.”永山直树一巴掌拍在了额头上,还在脸上揉了几下,一副无语到极致的神情,

    “我说,修一桑.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不能和女孩子约好了,出去约会吗?”

    “噗~”伊堂修一嗤笑一声,“直树.你?你去和女孩子约会?”

    这个导演拿着拍摄流程表晃了一下,像是要压下这种荒谬的言论:

    “别搞笑了,虽然你的称号是花心直树,但是我们都知道,你根本没有交往的对象.从来不会在工作中途去搞什么约会的!”

    欸?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,说自己花心直树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呢!

    今天这样说难道是嘲讽我吗?

    永山直树一时没想到怎么回复,难道跑到他面前郑重的说自己今天就是和女孩子出去的?想证明自己的小孩子吗?

    “.”永山直树沉默了一下,决定不回复了,就让事实来说话吧!

    然后站了起来,对着还在嬉闹的演员们吼道:“呀咯多磨!!都打起精神来!

    我们要去拍打戏啦!!!”

    那边的年轻演员包括永山枫听到了,都站了起来,不甚整齐的应答道:“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