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古代(完)

    “哥哥?”段瑾听出是段琛的声音,想下床去看看。

    手撑着床想坐起来,腰又酸又软,一点力都使不上,跌回了白藏怀里。

    白藏现在只想抱着段瑾,一点也不想管外面的事,而且他知道,如果段琛开口,段瑾一定会跟段琛回家,对自己一点留念也没有。

    昨天到最后段瑾的眼神都是疑惑的,显然并不知道那事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勺粥喂到段瑾嘴边:“主人,再吃点,你腰太细了。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白藏眸色渐深。

    段瑾皱眉:“让你手下放我哥进来。”

    白藏尽管不情愿,也不会违抗段瑾的命令。把软枕塞到段瑾腰下,低头想吻段瑾的唇,被段瑾偏过头避开,只好落在他唇角,“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段琛听到消息后快马骑了一夜,到京都时已有一天一夜没睡,此时双眼泛着血丝,下巴长出青色胡茬,衣着少见地凌乱不整。

    他看见白藏推门走出,双眼几乎泛出血色,咬牙切齿道:“小瑾呢?”

    不在段瑾面前,白藏恢复了军中时森寒沉郁的模样,冷冷道:“在房里,他现在行动不便,段大人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段琛闻言,用力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眼里杀意锐利,用力推开拦在面前的守卫兵,一步一步走向白藏。

    白藏知此事与段琛并无和解可能,但顾及对方是段瑾的哥哥,以段瑾对段琛的看重,他若是与段琛动手必然会被段瑾讨厌,皱眉解释道:“我已求父皇赐婚,不日将把聘礼送与府上。若是段国公觉得嫁子抹不开颜面,也可我嫁给主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白藏的话,段琛眼中杀意越盛,到走到白藏面前时,俊逸面容诡异地平静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拔出佩剑刺向白藏。

    白藏眉眼一肃,冷着脸和段琛缠斗起来。

    段琛心中怒极,浑身凛冽杀气,爆发出来的剑术与战场拼杀两年的白藏比竟丝毫不落下风,剑剑往白藏要害处刺。

    段琛招招杀手,白藏却碍于段瑾不敢伤段琛,只能防守,渐渐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架住往脖子劈来的一剑后,白藏冷冷道:“主人早晚要娶亲,你作为哥哥难道能拦一辈子?”

    段琛双眼似有血色,满是疯狂戾气,又是一剑劈向白藏要害,“我守他一辈子又如何?”

    白藏眸色变了变,一直压抑的杀气再也控制不住,提剑反攻上去。

    段瑾对他无半点情意,若是段琛开口,段瑾绝不会忤逆段琛,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既然会阻碍在他和主人之间,那也不必留他性命了。

    两人皆想杀了对方,甚至只攻不守,逐渐周身被划破诸多伤痕,流出血来染红衣衫。

    周围卫兵又惊又怕,这两人谁杀了谁都没法和皇帝、和天下人交代。但二人剑术凌厉之极,身份又尊贵,在场无一人找到机会插手拦架,只好拼着军法处置进屋去请段瑾。

    卫兵刚想敲门,门恰好从里打开了。卫兵看见他脸的瞬间就呆住了,大脑一片空白,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段瑾越过呆滞的卫兵,大声喝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白藏下意识听从了段瑾的话,段琛眉眼一压,剑继续刺下,好在白藏最后一刻偏了身子才没被刺中要害。

    段瑾扶着墙走了过来,看见二人身上皆是或深或浅的剑伤,白藏右胸插着段琛佩剑,鲜血蜿蜒而下,瞪大了眼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段琛面色阴沉,手腕使劲,抽出了剑,随手扔在地上,快步走过去把段瑾抱起,说道:“走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别走……”白藏虚弱喊道。段琛那一剑刺中他心脏旁不远处,他按着伤口,鲜血还是汩汩往外流,眼前发黑,只记得自己不能再离开段瑾身边。

    段瑾拉了拉段琛的手,抬头问他:“哥哥,你们怎么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段琛脸上被划破一道,血渍染了半边脸,配合眼底戾气,俊逸面容显得有些可怖。他摸了摸段瑾的发,想对段瑾笑一笑,免得吓到了他,却更显扭曲吓人:“是哥哥的错,没教过你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没教我什么?”段瑾用袖子帮段琛擦了擦脸。昨天白藏说的话,今天哥哥说的话,怎么都在和他打哑谜?

    段琛眼里淬着寒冰,冷冷看着捂着伤口,单膝跪地的白藏,“再来见小瑾,我必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白藏没看段琛,声音虚弱,一字一句对段瑾说:“别走……”身体摇摇欲坠,快因失血过多而晕过去。

    段瑾看向周围卫兵:“愣着做什么?快把你家将军抬下去疗伤。”卫兵赶忙走上前扶起白藏,没想到白藏站都站不稳了,却依旧挥退身边卫兵,半步不肯离开:“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段瑾皱眉,实在不明白现在的场面是怎么回事。现在段琛状态不对,白藏又受重伤,他也没法问个清楚,于是对白藏说道:“你先去疗伤,有事日后在议。”

    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