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、校园(14)

而是清越的,因为声音放的极轻,几乎是气音。

    嫩白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粉色,最终整个耳朵都是艳丽的晕红。

    谢逸咽了咽口水,含住少年的耳尖,轻咬一口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猫似的呜咽从少年口中溢出。

    谢逸像得到了鼓励似的,把小巧耳朵整个包入口中。

    段瑾觉得右耳滚烫,谢逸嘴里却比他耳朵温度还高。

    并不难受,却过于刺/激了,段瑾颤的比刚才还厉害。

    他整个耳朵都湿哒哒的,听不见外界其他声音,只有一下一下模糊黏腻的水声。

    段瑾甚至感觉灵魂都在被舔/舐。

    直觉让他逃走,可他现在使不出一分力气,像囚鸟一般,被禁锢在了天敌怀里。

    左边程渊也不甘示弱,来回啄吻着段瑾的耳背,在少年抖得最厉害的时候不仅不安抚,还缓缓往耳道里吹气,逼少年发出动听声音。

    两个人争宠似的,比着赛伺候少年的耳朵。

    段瑾的耳朵早就被两人舔透了,挂着层水光,像最顶级的红玉翡翠一般诱人。

    左耳耳垂被程渊含入口中吮弄,时不时用牙齿轻咬摩擦,直到弄的段瑾浑身发颤才满意停下,转而用舌头安抚那一小团软肉。说是安抚,却也并不好过,程渊故意用舌头中间,略显粗糙的感觉让段瑾感觉自己在被大型猫科动物舔舐。

    右边谢逸舌尖灵巧,来回戏弄着耳廓,甚至试往小小的耳道里钻。段瑾感觉简直要被舔进脑子里,浑身发麻又害怕,在发出害怕又委屈的泣声后,才被放过,还被安抚性地亲了很久耳背。

    两人灼热而急促的呼吸吹进段瑾的耳道。段瑾浑身脱力,软绵绵地靠在谢逸怀里,偶尔一颤,小巧的喉结上下滚动,溢出无比动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少年的桃花眼阖着,眉头微蹙,本因病而苍白的脸颊也有了血色,春樱一般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程渊和谢逸明明和他是同岁,却比他高大许多,两

    个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,把他牢牢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段瑾像个被猛兽抓住的小动物一样,只能被迫享受这过于刺/激的欢愉。

    他想开口说不要了,可一张嘴,发出的就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可怜呜咽。

    后脑酥麻了太久,连带大脑也运转不了,思想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两人也会时不时说些话哄他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……宝宝舒服吗?”

    呜……什、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哪边耳朵更舒服一些?”

    听不懂……

    似是知道少年回答不了他们,一边的声音轻笑了一声,另一边则吻去了他眼睫根处的水气。

    “宝宝放松,放心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乖,睡吧,我一直守着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段瑾再醒时,倒是觉得神清气爽,不仅头不晕了,身上也不再那么乏力。

    左右两只手都被人握着,成“十”字型睡着,动弹不了,所以肩膀有些酸痛。

    他手微微一动,伏在病床两侧小憩的男高中生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谢逸摸了摸他额头,“没有烧了,饿了吗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程渊爬上床,把他扶了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身上,力道适中地按/摩起少年薄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谢逸从桌上保温箱里拿出一碗山药豆奶粥,舀了一勺,吹了吹,送到段瑾唇边。

    段瑾喝粥的时候程渊贴心地停下,等他咽下去之后再继续帮他捏肩。

    段瑾一脸痴呆,机械地一口一口喝着粥。

    他最后的记忆是两个人贴着他耳朵对他说话,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懂,再后面就什么都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睡了一觉之后三个人的气氛就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尽管表面风平浪静,但段瑾却觉得他俩之间的气氛比刚开始还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程渊和谢逸看也不看对方一眼,都当对方不存在,把视线牢牢投在段瑾身上。

    段瑾被两人盯着,寒毛都要竖起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小动物的直觉,他觉得现在最好不要和其中一人说话,不然另一个可能会做出恐怖的事……

    段瑾只好和5654说话来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【系统,这是怎么回事?】

    5654沉默了一会,没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说:【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段瑾心虚,他不会把任务搞砸了吧。

    5654扫到了他的思维,没继续吊胃口,直接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【坏消息是任务确实快崩了,程渊的欺压值差很多。好消息是主系统给你开后门了,欺负主角受也能增加欺压值。】

    段瑾头上冒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