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“别弄我……”

的时候又放肆得很。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一天天都装着些什么小心思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挂着围裙,后面的绳子却一直反手没系上。也不知道是真系不上还是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斐子瑜嗤笑一声,遂了他的意走过去,“弯腰。”

    虞欢好像被他吓了一跳,肩膀都哆嗦一下,然后抿着唇顺从弯着腰,他勾着系带打了一个蝴蝶结,系紧的时候故意用力拉了一下,少年瘦削的腰线被一根黑绳子完美勾勒。

    他伸手抚摸,少年露在外面的皮肤肉眼可见地变红,从耳根到脖子一直延伸到T恤下面看不见。

    脖子对于虞欢来说很敏感,上过那么多次床,斐子瑜对他的身体很了解,逗弄似的往人脖子上吹了口气。虞欢整个人都抖了一下,手上正在撕的番茄皮断了,红番茄掉进装着冷水的碗里,溅了他一手的水,“别弄我……”

    虞欢厨艺很好,一碗普普通通的番茄鸡蛋面也能被他做出花来,面条劲道爽滑,配菜味道鲜香。

    斐子瑜夹了一筷子吃进嘴里,他能感觉到虞欢正单手撑着脸颊看他的视线,目光柔柔的落在他脸上,像是盛满隐晦爱意。

    电影的背景声音从客厅传来,隐隐约约一句带着哭腔的‘你为什么不爱我’,看来应该是一部爱情文艺片。

    斐子瑜觉得好笑,无论是自己的想法还是虞欢这个人都挺好笑的。

    虞欢这人,外人面前清清冷冷的一个好学生模样,私底下床上又浪得没边儿,现在又多了一项:喜欢看这种哭哭啼啼文艺爱情片,自己还啪嗒啪嗒掉金豆豆。

    “行李收拾好了吗?”斐子瑜不想要这种没用的感情,抬头用稍冷的声线说话。

    虞欢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好好吃面,看着很满意的斐少爷怎么突然又变脸,但他也不恼:“收好了。”魏助理给他安排的二楼的客房,斐子瑜住三楼的主卧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有没有住过斐子瑜另外的人,问了魏云一句。

    魏云笑了一声,可能是笑他出来卖还拿乔。

    他后来细细想了,有人住过又怎么样呢?他跟那些人同性质的,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从他跟斐子瑜上床那一晚上他就没什么底线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气氛不知为什么骤冷,虞欢不再去看斐子瑜那双骨节分明的手,转头盯着客厅那个大屏电视的方向,电影节奏很快,男主好像突然出了车祸,刹车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杂糅在小小的空间里,女孩子哽咽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:“求求你别离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喜欢看这么狗血的电影啊?”说完,斐子瑜挑了最后一口面,低头吃进嘴里,没看到虞欢突然变得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嗯,是很狗血。”有的时候,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狗血。